散锦

君不见满山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

【💙】NINEPERCENT烟火使用说明书

*无cp只有团魂

--------------------------

1、该烟火产品由9个子烟火包构成。点燃任意一个烟火包将引燃所有烟火包,请谨慎点燃。

 

2、9个烟火包点燃的难易程度有所区别。较好点燃的是范丞丞烟火包、黄明昊烟火包及王琳凯烟火包。较难点燃的是王子异烟火包及林彦俊烟火包,但一旦点燃同样威力巨大。最难点燃的是蔡徐坤烟火包,因此建议点燃其它8个烟火包后一同引燃。

 

3、该烟火有一定自燃危险,如想避免请将范丞丞烟火包、王琳凯烟火包及黄明昊烟火包分开放置,并在其中插入蔡徐坤烟火包。

 

4、点燃方法:点燃蔡徐坤烟火包需要一首音乐作品。点燃陈立农烟火包需要一个脏脏包。点燃范丞丞烟火包需要一包魔芋爽。点燃黄明昊烟火包需要一包QQ糖。点燃林彦俊烟火包需要一个冷笑话。点燃朱正廷烟火包需要一件Gucci。点燃王子异烟火包需要一段breaking。点燃王琳凯烟火包需要一个音响。点燃尤长靖烟火包需要一顿火锅。

 

5、点燃时若将范丞丞烟火包、黄明昊烟火包及王琳凯烟火包放在一起,烟火将产生更大的火花及震天的声响。可作为“引燃烟火包”。

 

6、将王子异烟火包置于引燃烟火包中心时更好引燃,并将产生更绚丽的颜色。

 

7、将陈立农烟火包及尤长靖烟火包一起点燃时将发出美妙的乐声,同时伴随着烟火的燃放声调逐渐升高。

 

8、将蔡徐坤烟火包与其余任意一烟火包放在一起储存时,另一烟火包都将得到妥善照顾。

 

9、将朱正廷烟火包及黄明昊烟火包放在一起时,周围的钱币将会不翼而飞,请小心储存。

 

10、将陈立农烟火包、林彦俊烟火包与尤长靖烟火包同时引燃,发出的火花声将和其它烟火包的火花声有所区别,是由于产地不同导致,非安全隐患。

 

11、请勿将范丞丞烟火包长时间置于阳光下,否则烟火包将无法点燃。

 

12、林彦俊烟火包外包装颜色比其它烟火包的颜色要深一些,是产品本身特点,非厂家问题。

 

13、朱正廷烟火包及王琳凯烟火包存放时如存放于NINEPERCENT烟火包中心,储存效果更佳。

 

14、如果一段时间未曾使用烟火包,拆封后发现黄明昊烟火包、陈立农烟火包及范丞丞烟火包高度与包装图片产生差异,实属正常现象。

 

15、如在点燃时发生蔡徐坤烟火包旁边的烟火包“熄火”的现象,只需同时点燃其余8个烟火包,即可享受美丽烟火。

 

16、颜色说明:蔡徐坤烟火包呈金色,陈立农烟火包呈桃浦粉色,范丞丞烟火包呈橙色,黄明昊烟火包呈若芽绿色,林彦俊烟火包呈水色,朱正廷烟火包呈初恋粉色,王子异烟火包呈绀青色,王琳凯烟火包呈柠檬黄色,尤长靖烟火包呈西柚色。如若9个烟火包同时点燃,将呈天之颜海色。

 

17、请勿将9个子烟火包中的任意一个单独存放。

 

18、烟火燃放时建议9个烟火包一同燃放,将出现最佳视觉、听觉效果。

 

END.



祝大家新年快乐  平安健康

我的地区也有了……没挺住


大家都要平安

怎么才能让父母重视起来啊😭😭


“没事儿”


不是  真出事之前谁想过会有事啊

所有人保护好自己


带好口罩多通风多消毒


尽量别去人多的地方


算我求你们了  好吗

【博肖】心悦15

*追战火葬场,影帝×画家

 

*上升正主的都会被我暗鲨


*有点短

----------------------

肖战跑出去没多远,就听到背后巨大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他猛然刹住脚步,小心翼翼地转过头,看到倒在地上的人时明显慌了神。

 

“王一博!”肖战从不知道自己有一天居然还会如此大声地喊出这个名字。所有其他的情绪此刻都被他抛之脑后,只留下了纯粹的担忧和牵挂,在他的心间不断激荡。

 

“王一博!醒醒!”肖战几步跑到王一博身边,有些费劲地把人半扶起来,搂在自己的怀里,拍了拍他的脸颊。

 

他的脸好烫。

 

王一博在肖战的动作之中微微睁开眼。“战哥······?”他又慢慢把眼睛闭上,苦笑一声。“我又在做梦了。”

 

肖战又着急又心疼地又把王一博往怀里搂了些,手掌转而拍了拍他的额头。

 

“你酒店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方才还昏昏沉沉的王一博忽然一把抓住他的手,紧紧攥在掌心。“我不回去。”

 

“王一博!”肖战气极,试图把手从王一博的禁锢之中抽离——单手支撑一个大男人,他有些吃力。

 

“我不回去!”王一博抓的更紧了些,拔高了声音固执地抗争着。

 

肖战拿他没有办法,气得翻了个白眼。王一博的手机有密码,他试了一遍他的生日,打不开。又带着点试探试了一遍自己的生日,还是打不开。

 

一阵自嘲带着空落占据了肖战的心房。他还在希望什么?

 

“回去你就又要走了······”少年带着委屈的声音溜入肖战的耳膜。肖战微微愣了一瞬,思路却忽然被旁边的人打断。

 

“Hai bisogno di aiuto?(你需要帮助吗)”问话的是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他用外套罩在头上挡着雨,看样子应该是从一旁咖啡店里注意到了情况,专程跑出来帮忙。

 

“Puoi aiutarmi a tirarlo su?(你能帮我把他扶起来吗)”肖战感激地点了点头,在那人的帮助下把王一博从地上扶了起来。王一博说完那句话便又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软绵绵地靠在肖战的肩膀上,额前的碎发乖巧地耷拉着。

 

“Hai bisogno del mio aiuto per portarlo a casa?(你需要我帮忙送他回家吗)”男人似乎有些担心。

 

“No, grazie.(不,谢谢)”肖战礼貌地谢绝,一手打着伞,一手扶着王一博,略略艰难却格外坚定地慢慢走回了家。

 

 

 

“······”肖战把王一博放在了自己的床上,看着那人湿透了的衣服犯了难。他给自己做了足足两分钟心理工作,鼓起勇气,转过头看见王一博的脸时却还是崩盘的一干二净。

 

“王一博?”他晃了晃王一博的肩膀。“王一博?”

 

“唔······”王一博难受的皱了皱眉,把眼睛睁开一条细缝。

 

“卫生间在那边,自己去洗澡,把衣服换了。”肖战从柜子里拿出几件干净的衣服塞到王一博手里,把王一博从床上捞了起来。“等会感冒了,快去。”

 

王一博的头昏昏沉沉的分不清东南西北,听了肖战的话便下意识地遵从,乖巧的抱着衣服进了卫生间。肖战心里乱七八糟地缠成了一团,怎么都找不到头绪,干脆直接起身打理窗台上的花瓶,暂时把所有事情都甩到一旁。

 

从花艺中抽身时,夜幕已经完全吞噬了金色的天空。昏黄的路灯洒下一缕微光,远处的院子里隐隐传出几声狗吠。肖战平日里最喜欢的便是这样的平静,今天却徒然生出一丝烦躁来。他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不对劲。

 

对了。他猛然想到。卫生间的水声似乎早就停了,王一博却一直没有出来。

 

“王一博?”他叩了叩门,里面的人没有回应。肖战果断推开门走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抱膝蹲坐在地上的王一博。那人听到了他的动静,慢慢抬起头,眼神里竟然写满了委屈。

 

“我站不起来了。”他瘪着嘴敲了敲自己的小腿。“没力气。”

 

王一博先前湿掉的衣服堆在了洗手台边,这时他已经换上了肖战的卫衣和裤子,发梢还挂着水珠,脸颊被热气熏的泛红。少年褪去了平日里的成熟和稳重,这时候倒更像个五六岁的小朋友,乖乖地坐在地上等着肖战来拉他起来。

 

肖战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他看着王一博依赖的目光根本没法拒绝,只能认命地走过去把人半拉半抱起来。没想到那小子得寸进尺,顺势直接钻进肖战怀里,双臂紧紧搂着他的腰,说什么都不放手。

 

一股异样感忽然涌上肖战的心头。

 

“滚。”“不是你能是谁?”“肖战!”······

 

肖战唇上的血色瞬间褪尽了。

 

他手上真动了力气,狠狠推开王一博,喘着粗气,指尖害怕的发抖。王一博脸上写满了震惊和失落,看得肖战心头一痛。

 

“王一博······”肖战张了张口,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

 

王一博忽然笑了。开始只是垂着头低低的笑,后来越笑越大声,眼眶里溢出了清泪。

 

“你赶我走吧,肖战。”他一只手狼狈地抹着眼泪,嘴角用力向上勾起。“四年了,我还是没能等到一个与你有关的美梦······你怎么连一场好梦都不留给我啊。”

 

肖战心疼的连害怕都顾不上了。他抛下了所有的顾虑和胆怯,上前一步,用力把王一博抱在怀里。


待续.





两个人慢慢放下隔阂逐渐走近的过程。


期待评论。

【博肖】心悦14

*追战火葬场,影帝×画家

 

*上升正主的都会被我暗鲨

----------------------

王一博走后,肖战独自坐在店里,整理着今天剩下的花材。水缸里的水要全部换一遍,有快要枯萎的花便拿出去放到门口的玻璃瓶里,供路过的行人随手拿上几支,也可算是城市的繁华之下触手可及的温暖。

 

短暂的忙碌促使肖战暂时将王一博的事情抛至脑后。可当夕阳西下,金色的日影撒在青色的石板路边,街上的情侣挽着手沐浴在阳光里,那人的身形便忽然又闪现在肖战的脑海中。

 

“想什么呢。”他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门,苦笑一声锁好店门便逆着夕阳的金辉离开。

 

不远处的拐角里藏了个人影,手里忐忑不安地捏着一个花束,几次鼓起勇气伸出脚,却最终还是胆怯地躲在了阴影里,眼睁睁看着白衣少年从自己的眼前走过。

 

晚间的风掺杂了凉意,悠悠吹进了人的心底。

 

 

 

肖战觉得不对劲。

 

此时自再遇见王一博之后,已经过去了两天。明明生活还是像以前一样平静地向前迈开步伐,他却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这种不对劲在这一天的下午得到了证实。

 

这天肖战照常收拾好店铺,锁好门,心情颇好地踏上回家的小路。他走出去了莫约十几米,才突然回想起自己落了要拿回去洗的围裙在店里的桌上,刚一转身便看到一个狼狈的身影飞快地窜进了旁边的小巷。

 

肖战不得不承认,就算那人闪的再快,就算这么久都没有见过面,深刻在大脑中的记忆永远都无法洗去。明明他极力想要忘记王一博,可再见时,只需要一个瞬间,他便能准确无误地穿过层层人群认出他的身影。

 

王一博像是掩耳盗铃一般背冲外蹲在巷子的深处。他悄悄等了一会,没听到有什么异常的声音,这才慢慢转过身。

 

“!!”

 

“跟踪我?”肖战抱着双臂斜靠在巷子一边的墙上,意味不明地冲王一博挑眉。

 

“不是······我就······”王一博一时慌了神,张大了嘴不知道要怎么解释,只觉得一股灼热感从脖颈一直烧到了耳尖。

 

“王一博,我记得我和你说过吧?我怕我晚上做噩梦。”肖战面无表情地盯着王一博,一阵冷风钻进巷子里来,冻的王一博打了个颤。

 

“我······对不起······”他向后缩了缩,咬着下唇,低着头不敢看肖战的眼睛。

 

肖战悄悄叹了口气,看着面前怯生生的王一博忽然有些心软。他正想开口再说点什么安慰他的话,忽然便看到了那人手上戴着的戒指。

 

心脏好像被一把利刃刺穿。

 

什么都无所谓了。肖战现在只想逃。

 

王一博蹲在地上垂着脑袋,听着那人的脚步声一点一点远去,半晌都没有动作。可只要他稍微把头抬起来一点,便可以看到肖战离去时凌乱的脚步。

 

他终究还是被那人讨厌了。

 

他终究还是为一切付出了恶果。

 

天空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落日却仍深情凝望着冰冷的大地。雨中的阳光失去了温度,好像一盘金色的染料,徒给空气渡上一层余晖。

 

王一博靠在墙角,仰着脖颈,感受着细密的雨丝打在自己的脸上。点点凉意把他昏昏沉沉的头脑浇醒了些许,雨势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流露出了倾盆之势。他甩了甩脑袋,大踏步从小巷走出去,不曾想看到了打着伞慌张躲避他目光的肖战。

 

他······在等我?

 

王一博有些不敢置信地四处张望了一下。街上的行人都匆匆找了个避雨的地方,也只有他和肖战站在大路中央,尴尬的面对着面。

 

他看到肖战的手里还握着一把伞。

 

王一博的喉结滚了滚,白衬衣被雨水打湿黏在了身上,湿乎乎的弄得他有些难受。可他根本无暇顾及这些,整个人都被钉在了原地,目光落在面前的男人身上。

 

去而复返的肖战身上套上了一件长款的米色风衣,一手撑着伞,另一手还握着一把,手腕僵直在半空中,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

 

早知道就不来了。肖战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尖咬下来。明明都已经对那人绝了情,却在回到家之后看着外面渐大的雨势又忍不住拿了把伞重新出门。

 

肖战,你真是活该。

 

色弱让他无法分辨王一博的脸色究竟有没有不适,肖战有些纠结的用脚尖在地上点了点,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直直冲着王一博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王一博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慢慢拨开空气中的水雾,一步一步地向他走近。心跳随着两人距离的缩短越来越剧烈,震耳欲聋地在王一博的耳边叫嚣着思念。

 

肖战从他的身旁擦肩而过,借着这手臂相擦的瞬间将手里的伞稳当当地塞进了王一博的怀里。

 

身体的反应先于大脑。王一博几乎是下意识地便回身拉住了肖战的手腕,指尖冰冷的温度刺的肖战微微一缩。

 

王一博猛然松开了手。肖战应该是讨厌他的吧?他怎么可以······

 

肖战看着王一博的眼中一点一点熄灭的光,心脏好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方才那人的温度已经低到不成样子。他看着呆握着伞站在雨里的王一博,纠结了半晌,又向他走近,把自己的伞塞到他手里。

 

王一博愣愣地接过了,宽大的伞面为两个人撑起了一个略微狭小的空间。

 

肖战麻利地脱掉自己的外套披在王一博身上,之后指尖不受控制地向上移了几寸,轻轻替他拨弄了一下额前垂下来的发丝。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他惊恐地瞪了瞪双眼,迅速抽回手的同时却拧起了眉头。

 

“你在发烧。”

 

王一博一时没有回应。刚才肖战指尖蹭过的地方好像着了火,一路从额间烧到了心底。

 

肖战看着他明显在走神,有些生气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拔高了声音。“你在发烧!酒店呢?赶紧回去!”

 

“哦。好。”

 

肖战看着王一博满不在乎的样子,一股莫名的火气从心底窜了上来。“现在赶快回去!你在生病你不知道吗?”

 

“你在关心我?”王一博猛然抬起头,湿漉漉的目光直直射进肖战的眼里。肖战慌了一瞬,垂下眼帘避开与他的眼神接触。

 

“你作为艺人,生病了肯定是要耽误行程的。我可不想到时候被人暗自嘀咕说祸害人,害得你生病。”

 

话是这么说,可他的耳尖却在慢慢变红。

 

“肖战······”王一博有些恍惚地冲肖战伸出手。

 

肖战像是突然被人从梦中唤醒,惊愕地抬起头,躲避蛇蝎一般躲开了王一博的动作,飞一样的从他怀里抽出了雨伞撑开,逃命似的消失在了雨里。

 

王一博悬在半空中的手一点一点地攥紧,握住了一手湿意和冰冷。额头灼烧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他终是再也支撑不住,直直倒了下去。


待续.




我个人对于描写部分相对满意的一章。


两个人都很纠结的一段时间。


web想靠近又不敢靠近,因为他本身就有愧,而且觉得他自己被讨厌了。


小赞也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爱过很久自然不可能很快放下。而且再怎么说他对web还是有怨的。前文提过,画画是他的命。


后面的部分应该是双虐。


期待评论。

【博肖】心悦13

*追战火葬场,影帝×画家

 

*上升正主的都会被我暗鲨

----------------------

徐姐找人撬开王一博家门锁的时候,只看见隐隐约约一个人影缩在地板上。

 

不,严格来说,那已经不是一个“人”影了。

 

王一博几乎已经失去了意识,缩在沙发与茶几之间,手里攥着什么东西,周围乱七八糟地倒着几个空酒瓶。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熏人的酒气。

 

徐姐皱了皱眉,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屋子,“唰”的一下拉开了窗帘。

 

王一博闷哼一声,一只手遮着眼睛,一只手抱着怀里的东西,不适地向后瑟缩了一下,试图躲到没有阳光的地方去。

 

“王一博!你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几天找不见人的火气瞬间全部涌了上来,徐姐怒气冲冲地上前,一把把王一博怀里抱着的东西拽了出来。

 

“不要······”王一博无助地伸出手,指尖却怎么样都使不上力,只能任由徐姐把那个画册抢走。

 

“这什么······”徐姐随手翻了两页,随即噤了声。她低头看着瘫坐在地上茫然而痛苦的王一博,来的路上打好的所有骂人的腹稿忽然便全都忘了个干净。

 

“王一博,”她慢慢在王一博面前蹲下来,替他挡住一部分下午明亮的日光。“你和我说,你到底喜不喜欢肖战?”

 

“喜欢······”王一博低着头,像个孩子一样低声啜泣了起来。“我想清楚了,真的喜欢。”

 

他伪装成蓝湛留在肖战身边,原本只是为了“弥补”,可却在不知不觉间陷入了那人的美好。

 

他的温柔、善良,他的笑、他的一举一动,都悄悄牵动着王一博的心弦。

 

“姐,我把我喜欢的人逼走了······”王一博不停地摇着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止不住的往下落。徐姐从没见过王一博哭,一时之间慌了神,几乎是就要把肖战去了意大利的消息告诉他。

 

公司忽然打了个电话进来。徐姐把画册轻轻放回王一博怀里,起身走到门外。

 

“找到王一博人了吗?”

 

“还没。”不知为何,她脱口撒了谎。

 

“今天已经晾了三个通告了,明天他要是还不见人,他的所有通告我们就都会派陆仁接手。”

 

陆仁是王一博在业内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公司最近想要捧的演员。

 

“知道了。”徐姐咬了咬唇,心底对王一博说了一句抱歉。

 

她知道,一旦告诉了王一博肖战的位置,那人肯定连一刻也坐不住。

 

“我带你去旁边的酒店······”徐姐挂了电话回到屋里,无奈地抓住王一博的胳膊肘,试图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不要!”王一博用力甩开了徐姐的手,抬起的双眼眼角还泛着红。“我就要住在这。”

 

“明天还有通告。”徐姐清晰地知道这个要求对这种状态的王一博有多不公平。但是公司已经下了死令,她知道王一博会听她的意见,也只能借着这个“优势”捏住他的软肋。

 

她自己都觉得蛮卑鄙的。

 

“我知道了。”王一博有些恍惚地从地上站起来,拒绝了徐姐伸出来扶他的手。“我明天会准时下楼的,但今晚我要住在这里。”

 

徐姐张了张嘴,终是觉得多说无益,道了别便离开了这栋房子。

 

第二天王一博果然准时出现了。他穿着得体的西装,头发向后梳倒,露出光洁的额头,丝毫看不出这和昨天那个醉醺醺的王一博是同一个人。

 

工作、生活都照常进行着,只是王一博变得不太一样了。

 

原本性子便有些冷淡的人,这下是真成了一股腊月夹杂着飞雪的冷风。所有和他合作的人都对他的业务能力赞不绝口,但也几乎是每一个人都会吐槽那么一句:王一博真的好冷淡,不好相处,有点凶。

 

 

 

路中央的一辆车忽然打了个喇叭。王一博猛然回过神,下意识往声音发出的方向偏过头。

 

对面店铺的玻璃中透出一个有些纤瘦的身影。

 

王一博手里抓着的花束掉到了地上。

 

“一博?”一个工作人员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走上前替他捡起了地上的花枝。“你怎么哭了?出什么事了吗?”

 

王一博抬手抹了一把脸,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流了满脸的泪。

 

“我没事。”他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花束,微微摇了摇头。“您先去忙吧。”

 

工作人员狐疑地打量了王一博一眼,最终还是摆摆脑袋重新投入到了自己的工作之中。王一博犹豫了两秒,还是捧着花束穿过了马路。

 

 

 

“Ciao(嗨)!”肖战正忙着收拾桌上的残枝,一时没空回头来应付。“Cosa ti ······(一句没说完的‘您有什么需要’)”

 

“肖战。”

 

肖战的背影僵在了原地。这声音他做梦都认得出来。

 

“谢谢你的花。”

 

最不愿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肖战无意识地攥紧了手中的白布。他不光被人找到了,甚至是被王一博找到了。

 

理智不断告诉他此时不能显得过于弱势,不能表现的过于在意,他应当要波澜不惊地处理好这个意外,可是微微颤抖的肩膀还是透露出了肖战内心的慌张。

 

“是你的人啊。没关系。”肖战连头也不愿意回,生怕自己一看到他的脸便再也忍不下去,抛下所有的平静再次落荒而逃。

 

“不回头看看我吗?”

 

肖战咬紧了牙根,极不情愿地转过头来面对着王一博。

 

他瘦了。这是肖战的第一个想法。没好好吃饭吗?

 

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在想什么的他不动声色却极其用力地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痛感迅速蔓延至大脑,肖战咧了一下嘴角,内心却一阵一阵地泛着苦涩。

 

连自己对他的关心,都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好久不见。”肖战的小动作被王一博尽收眼底,他的心脏猛然抽了一下,一股难言的感觉弥漫在心头。

 

“好久······不见。”

 

肖战怕极了王一博。怕他的质问、怕他的讨好,怕他的靠近,却又怕他走远。

 

出人意料的,王一博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要冲肖战走近的架势。肖战的手指在背后与衣角紧紧绞在一起,面上仍是装着平静,淡淡的说道:“想买花的话我可以帮你挑,想叙旧便免了,我怕我晚上又做噩梦。”

 

他清楚的用余光看到王一博的脸瞬间白了。明明是顺着自己的理智伤了他,怎么现在连自己的心也在隐隐作痛?

 

“我不是······我是想买一束花。”王一博无措地面对着态度冷淡的肖战,随口找了一个可以和他再多呆一会的理由。心脏随着每一下的跳动清晰地带来着痛感,胃部有一些发酸,他却像感觉不到一般,目光紧紧跟随着肖战的身影。

 

“是送给谁的?”

 

“送给······恋人的。”

 

“好。”肖战感觉自己像是被人当头泼下一盆冷水。他走了,王一博自然是要找个新欢,自己又有什么资格、用什么身份去在意?

 

“这几枝可以吗?”他尽快选好了花材,随手拿给王一博看了一眼。王一博的注意力实际上根本就不在那几朵花上,他怔怔地盯着肖战,像是盯着自己丢失已久的宝物。

 

“王先生,可以吗?”肖战皱了皱眉,把花枝又举高了些,在王一博的眼前晃了晃。

 

“可以。”王一博略显随意地扫了一眼,目光便又粘在了肖战身上。肖战只能视而不见,飞一样的包好了便把花束递给王一博。

 

王一博愣愣地接了过来,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却也没找到一分钱。肖战看着他窘迫地耳尖都发红,试探着开口:“算了吧,就当送给你的了。”

 

“谢谢。”王一博手里捧着两束花,对着肖战微微鞠了个躬。“再见。”

 

意料之中的,肖战没有回答他的话。王一博自嘲的笑了笑,从自己的“梦境”里走了出去。

 

肖战现在过得很好。

 

或许,我还是不要再踏入他的生活了吧。



待续。


只要我不睡觉今天就还是17号!!

是初见啦!

我就喜欢这种   温水煮青蛙式的

不求一瞬间有多高伤害,但求每一瞬间都在不停地掉血

可以拥有评论吗!!!

状态回升  

明天一定

吃了一顿瓜回来


吃到了不太好的东西


关键是那哥瓜都挺真


突然没有码字的勇气了

【博肖】心悦12

*追战火葬场,影帝×画家

 

*上升正主的都会被我暗鲨

----------------------

四年后。

 

“Grazie(谢谢)!”肖战笑着把花束递给男人,挥了挥手便又去帮那边的老奶奶挑选合适的花枝。

 

“Sei così bello, hai una ragazza(小伙子这么帅,有女朋友吗)?”

 

“Nonna,Non ho ancora intenzione di innamorarmi.(奶奶,我现在还不打算谈恋爱)”肖战笑的有些无奈。他的店面恰好就在老奶奶家楼下,每天早上老奶奶都会下楼来买一束花,送给她的老伴。

 

送走了老奶奶,肖战坐在柜台边的高脚凳上,望着对面玻璃缸里娇艳欲滴的玫瑰有些出神。

 

他来意大利已经四年了。

 

刚开始他只能借着磕磕绊绊的英语和别人交流,比划了很久才找到一家小小的旅馆。不久后走了运,让他租到了一家小店面。

 

画画······是再也画不了了。意大利人大多浪漫,肖战便用这个店面开了一家花店,也不算是偏离了自己的爱好。大抵是他的店面恰好在住宅区附近,生意一直都还不错,甚至有了几位常客。

 

刚刚的老奶奶便是他的常客之一。她和老伴两个人住在一起,听说肖战找不到住处,甚至还慷慨的把自家的一楼腾了出来。两位老人对于他这个东方小伙子很是热情,听他说意大利语说得费劲,也不厌烦,平日里有空便和他聊天,顺便帮他矫正他的发音和用词。

 

肖战新换了一个手机,里面只存了父母、汪卓成和宣璐的电话,软件除了一个翻译软件什么都没有。

 

他的人生突然变得有些空荡,但却很平静。

 

肖战最喜欢看着来来往往的顾客细心为自己爱的人挑选不同的花,之后再由自己把它们包装起来,做成一副漂亮的艺术品,看着抱着花的人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Ciao(嗨).”几个人推了门进来,肖战冲他们点点头,细细打量后却微微拧起眉头。

 

来到花店的人们脸上大多带着快乐或温柔的笑容,挑选时总是会格外用心。可现在站在花店里的几个人并不像是这样,他们脸上的表情过于严肃,看花时也是随手抽出来一支,看两眼便仍回瓶子里。

 

“Hai bisogno di qualcosa(有什么需要吗)?”他站起身,有些不快地把几支被弄乱的花整理好。

 

“Sei Chinese(你是中国人)?”为首的那人制止了剩下人乱翻花瓶的动作,回过头盯着肖战。

 

“是。你们有什么需要吗?”

 

“我们工作室在这边拍摄一组照片,摄影师临时需要一束花。”那人态度倒是不错,说话的语调也客客气气。“可以麻烦您帮我们配一束吗?”

 

“可以。”肖战点了点头,手指却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毛衣下摆。

 

没关系的。他不断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快点做好了送他们走就好,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你们拍摄的主题是什么?”他环视了一圈,目光寻找着自己的目标。

 

“是‘念’。”

 

肖战脚步微微一顿,迅速从花瓶中抽了几支桔梗、矢车菊和芍药,又配上一小束满天星、相思梅,用淡蓝色的纸包装了便递给为首的那人。

 

“谢谢。”那人眼前一亮,挥挥手让剩下的人付了钱,自己便先行拿着花束走出了店门。肖战飞一样的结了账,等着所有人一个接一个的走出去,坐在椅子上长长地吁了口气,手心早已经全是汗。

 

“没事,没事。”他轻轻低语着,一只手抚了抚胸口。

 

 

 

“谢谢。”街另一边的王一博微微鞠躬,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一束花。“辛苦了。”

 

这一次的拍摄难度不高,王一博很快便结束了这次的行程。身旁的人大多都在帮忙收拾工具,他方才只顾着拍摄,这时才逮到机会将手里的花束举到眼前。

 

花束是拍摄即将开始前摄影师突然要求的。徐姐他们没有准备,原本想和摄影师商量着直接拍,却被摄影师毅然拒绝了。

 

“If you can’t get a bunch of flowers, I’m gonna quit.(如果你们不能找来一束花,我将停止今天的拍摄)”

 

徐姐还在和摄影师争执,无奈那人是块硬骨头,宁愿不拍了也不想为了方便降低拍摄的效果。

 

“姐。”王一博低头拉了拉徐姐的衣袖。“对面有个花店。”

 

徐姐转头一看,瞬间又惊又喜,连忙让新来的助理去帮忙挑一束花回来。

 

这束花真的很漂亮。王一博微微勾起唇角。蓝色、紫色、粉色和白色搭配的恰到好处,让整个花束都透着一缕淡淡的忧思之情。

 

要是肖战在的话,应该也会很喜欢吧。

 

一阵风吹过来,王一博忽然打了个冷噤,脑袋也清醒了几分。

 

肖战怎么会在这里呢。他苦笑了一声。肖战怎么会愿意还留在他身边呢。

 

好不容易从剧组里放出来之后,王一博去找过一趟宣璐。可宣璐一听是他,愣生生把办公室的门从里面上了锁,只在他的再三哀求下从门缝里塞出两张病历表。

 

王一博捡起来一看就什么都知道了。

 

他人间蒸发了三天。徐姐找到他的时候,他在自己和肖战的房子里喝的烂醉,瘫坐在肖战的房间里,手里还紧紧抱着一本画册。

 

那是他前一天在肖战衣柜的最角落找到的。大约是放的太隐蔽了,汪卓成收拾东西时没有看到。画册已经蒙了一层灰,他伸手掸了几下,小心翼翼地抽开了画册上系着的红绳。

 

仅仅翻了两页,画册便从王一博的手里掉到了地上。王一博却无暇去捡,双手不停地颤抖着,痛苦地抱着脑袋跪在了地上。

 

厚厚的一本画册,每一页每一个图案都是他。时间甚至可以早到王一博刚出道的时候,从几年前一直到现在,每一个造型几乎都没有漏掉过。

 

金发的时候,顺毛的时候,领影帝奖项的时候。每一个都在。

 

掉在地上的画册中滑出一张折起来的纸。

 

王一博直觉那一定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可指尖却已脱了力,捡了三次才把纸从地上拿起来。

 

入眼第一张赫然是王一博的半身像——穿着礼服的半身像。那是他们的婚礼上,王一博为肖战戴上戒指时的神情。

 

肖战笔下的人眼神温柔,嘴角噙着笑,一看便知那人心情甚好。

 

多可笑啊。王一博忽然笑了起来,笑着笑着便留下了眼泪。他那天明明心里厌恶肖战到了极致,可他在媒体面前做的表面功夫竟然被那人画了下来,还视若珍宝的单独保存在画册之中。

 

肖战可是真的以为那是一段美梦的开始啊。

 

“王一博你个混蛋······”王一博笑的脸颊都发酸,泪珠止不住的从眼眶中滚下,打在了画纸的表面。他的指尖微微一顿,居然从这张画纸的背后又搓出一张画纸来。

 

王一博抬起袖子狼狈地抹了一把眼泪,在看清画的是什么之后瞬间又被模糊了视线。

 

是一对戒指。

 

款式简洁大方,低调却精美,是王一博的喜好。纸上涂改的痕迹看着很明显,应当是画了很多次,才终于找到自己满意的效果。

 

“你都干了什么······你都干了什么!”王一博跪的膝盖发痛,拳头毫不留情地砸在自己的腿上。



待续.



我不管只要我还没睡觉  今天就是14号


火葬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