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锦

君不见满山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

【all农】全A男团混进了一个O怎么办

*ABO,时间线约在巡演期间,大约16岁分化设定


*橘第一人称视角

 

*上升正主的都会被我暗鲨

----------------------

我叫林彦俊。

 

几个月前我参加了一档选秀节目出了道,现在在一个叫做NINEPERCENT的组合里。

 

本身做爱豆这行大多就以A和B居多,更何况是这样一档大型的选秀节目,各个公司都击破了头把自家有才又有颜的Alpha塞进来。其中还有一些年龄小的,像我的队友Justin那样的,进来的时候还没分化,出道的时候是一个Alpha的。

 

但是陈立农是个例外。

 

他是我的另一个队友,在节目里和我住一间。进节目的时候他17岁,另外两个室友都是B,我闻不到他的信息素,便自然而然的以为他也是B。

 

没想到后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被淘汰,一天晚上他关了摄像头和话筒,躺在床上悄悄和我说他其实还没分化。

 

“还没分化?!”我被手里的小面包噎到了喉咙,抢过他手里的水瓶咕咚咕咚几口下去,擦擦嘴角的水迹还没回过神。

 

“怎么会还没分化?你都快18了吧?Justin前几天不是都分化了吗?”

 

“我也不知道啊。”陈立农瘪瘪嘴,有些沮丧。“但是好像我们家里人都分化的晚一些。”

 

“没事的。”我拍拍他的肩膀。“你一定是个A,别担心。”

 

没过多久我们就一起出了道,9个组合成员一起去了LA接受培训。陈立农还没分化的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莫名有些得意,在一路上也总多关照他些。

 

粉丝给我们起了个外号叫“全A男团”。的确,团里除了陈立农8个人都是Alpha,就连相貌姣好的朱正廷和笑容超甜的尤长靖也不例外。陈立农对外一直是以A的身份出现,如今抑制剂盛行,其他人闻不到他的信息素也从未起过疑心。

 

分房间时我原本想要和陈立农一间,却没想到慢了一步,眼睁睁看着他跟在王子异的后面进了宿舍。

 

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暗暗告诉自己。

 

心里的不安感却越来越浓,最终在我们练舞回来的晚上得到了证实。

 

那天所有人在练习室里泡了一天,回来的时候都精疲力尽,各自一头扎进浴室里。我洗澡用了很久,洗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朱正廷正趴在尤长靖床上和他聊天。我擦了擦还湿着的头发,走到自己床上捞了一本书来看。

 

空气中忽然爆开了一阵牛奶的香气。我一瞬间抬起头,不安感达到了顶峰。一旁的朱正廷和尤长靖已经不由自主的放出了信息素,两股不同的力量在空气中碰撞着,周围的气息都开始变得有些躁动不安。

 

我们三个相互对视了一眼,一同撂下手头的东西出了房门。一出门迎面就碰上了范丞丞和Justin,范丞丞倒还好些,Justin到底是刚分化不久,捂着胸口,呼吸声有些粗重。

 

“怎么回事?”范丞丞目光扫过我们三人,手指不安的捏着衣角。

 

“不知道。”尤长靖摇摇头。“我们先去找坤坤他们会合吧。”

 

蔡徐坤、小鬼和陈立农、王子异的房间在拐过去的另一边走廊,我们拐了个弯,就看见蔡徐坤和小鬼一脸凝重的站在一间房间门口。

 

“怎么回事?”空气中又多了两种Alpha的信息素,相互猛烈的撞击着,几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好看。

 

“先把信息素都收一收。”蔡徐坤有些烦躁的挥了挥手,像是想要驱赶走那些混乱的气息。

 

“我要是能收的住肯定早就收了。”范丞丞小声嘟囔了一句,迎着蔡徐坤瞪来的目光还是努力把信息素往回收了收。

 

“坤坤,怎么回事?子异和农农呢?”朱正廷急了,越过蔡徐坤就想要去敲门。

 

“先别。”蔡徐坤把他拦了下来,严肃的环视了一眼所有人。“你们谁闻到过陈立农的信息素?”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

 

“那你们有谁闻到过子异的信息素吗?”

 

尤长靖和他自己都举起了手。小鬼有些疑惑,问道:“怎么了吗?这有什么关系?”

 

“这个味道是陈立农。”蔡徐坤的脸色不大好看。

 

“怎么会?”朱正廷失声大叫了出来,随即被一旁的尤长靖捂住了嘴,四下里看了看,压低了嗓音。“农农不是Alpha吗?”

 

“他还没分化。”我看事情已经瞒不下去,所幸将事情全盘托出。“他Alpha的身份是为了活动方便装出来的。”

 

“现在看来是分化了。”蔡徐坤沉着脸,飞快地安排着各项事宜。“这件事绝对要保密,丞丞和正正先带着Justin回房间去,长靖去买一趟抑制剂,小鬼和彦俊跟我敲门。”

 

范丞丞和朱正廷扶着明显已经不太舒服的Justin先回了房间,尤长靖拿了钱也下了楼,蔡徐坤让我和小鬼又把信息素努力收了收,小心翼翼的敲响了房门。

 

“子异?农农?在吗?”

 

门里还在不断散发出浓郁的香甜,几秒钟之后却被一股清凉的海盐味覆盖。蔡徐坤有些着急,手由叩门的动作转为了微微用力的拍门。

 

“子异?农农?我是坤坤,可以开门吗?”

 

“要不我去找下面的大堂经理。”海盐混合着牛奶的味道不停涌动着,里面半天没有回应,小鬼有些焦躁。

 

“不能。”蔡徐坤摇了摇头。“绝对不能让别的人知道。”

 

“那怎么办啊?”我的大脑被一波一波的信息素冲的有些晕,反应有些迟钝。“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正当我们三个人犹豫不决之间,房门忽然打开了一条缝。王子异伸了个脑袋出来,额头上全是汗。

 

“进来吧。”他声音不大,透着些许疲惫。

 

我跟在蔡徐坤的后面进了门,走进去就看见陈立农侧躺在他的床上,穿了一套宽松的衣服,闭着眼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昏过去了。

 

“我临时标记了一下农农。”子异出在分化“风暴”的正中心,这时候累的够呛,靠着一旁的墙看着陈立农安静的睡颜。“标记完他就昏过去了。”

 

小鬼默默地给子异开了瓶水,递到他手里拍了拍他的后背。“歇一下,慢慢说。”

 

“我们俩轮流洗了澡之后本来在各自休息。”王子异仰头喝了口水,不紧不慢的说了起来。“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炸开了一股牛奶的味道,我还以为是附近房间有Omega分化了,农农年龄还小,我担心他控制不住,本来想帮着引导他一下,谁知道回头就看见他蜷在床上,满头都是汗。”

 

“我当时吓了一跳,但是大家都是Alpha,平时的工作人员大多也是Beta,我就没有自己备抑制剂。农农当时神志不太清醒,我就只能先临时标记了他。”

 

空气中属于Omega的气味渐渐散去,我掏出手机给范丞丞打了个电话,让他们三个现在到子异的房间里来。尤长靖刚好拿着一盒抑制剂进门,看到倒在床上的陈立农担忧的扑了上去,小幅度摇晃着他的肩膀。

 

“他现在暂时应该不会醒。”蔡徐坤摇了摇头,示意门口刚刚进来的朱正廷关上门。Justin的脸色已经好了很多,进来看到床上的陈立农也走上前和尤长靖一同蹲下盯着他看。

 

“开会了孩子们。”蔡徐坤走上前从后面拽了一把他们两个。“现在开会比较重要,知道你们俩担心农农,大家都担心,先过来开会。”

 

“所以——”我抿了抿嘴唇,闻着空气中飘着的海盐牛奶的味道有些不爽。“要告诉经纪人吗?”

 

“要。”“不行!!”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蔡徐坤和范丞丞抬头看着对方,愣在了原地。

 

“我以为这件事不会有什么争议。”我耸了耸肩,后退一小步。“两位辩手请展开你们的辩论。”

 

“不告诉经纪人太危险了。”蔡徐坤只说了一句话,抬头看着范丞丞,眼神似乎要把他穿透。“以后的发||情期怎么办?”

 

“告诉了经纪人,你要农农怎么办?”范丞丞毫不客气的瞪了回去。“他还能留在这个男团里吗?他如果退了团,怎么和粉丝解释?如果粉丝知道了他是个Omega,还一直呆在一个Alpha男团里,她们会怎么想?”

 

蔡徐坤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我同意丞丞的观点。”一直没说话的小鬼突然出声。“发情期可以用抑制剂什么的,这时候告诉经纪人绝对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

 

“抑制剂用多了对身体很不好诶。”尤长靖之前一直坐在床边看他买来的那盒抑制剂的说明书,听到小鬼这句话举起手中的纸片指了指其中的一行。

 

“那怎么办?”

 

空气一时之间陷入了沉寂。半晌,朱正廷小心翼翼地举了举手。“要不······临时标记?”

 

空气再一次凝固。几个人之间似乎生出了些火花,相互试探地对望着,最后是Justin率先打破了尴尬。

 

“谁来标记?”

 

“我来!”八个声音同时响起。蔡徐坤有些无语的扶额,说道:“按顺序来,一个一个说。我是因为和农农的站位比较近,有什么事比较好照顾他。况且我也是队长,有这个责任。”

 

“我的信息素和农农比较合。”范丞丞面无表情的歪了歪头。

 

“说站位我也离农农近啊,而且你一个橙子味的和我说你信息素和农农比较合?我明明比你更合适些吧?”Justin耐不住性子跳起来反驳。

 

“薄荷牛奶?啧啧啧。”范丞丞故作夸张的抖了两下,在朱正廷危险的目光里乖乖站好。

 

“我和农农本来就是室友,他还没分化的事情也是我知道的,我比你们都更了解他。”我有些不服气,这种事情明明谁来这么明显,这么还要去争这种没有意义的结果?

 

“我和农农站位也很近,而且他平时很多时候都会来找我说舞蹈方面的事情的。”朱正廷挑了挑眉。

 

“农农这一次就是我临时标记的,如果一直是我的话肯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王子异手里还拿着水杯,不甘示弱。

 

“别忘了出道夜那天我和农农分的一件宿舍哦。”小鬼突然插话进来,盯着我挑衅的笑了一下。

 

“我可是大哥诶,而且平时我蛮会照顾人应该是公认的吧?况且我的信息素是草莓甜酒,和农农应该才是最适配的吧?他不是喜欢喝草莓牛奶吗?”尤长靖笑的灿烂。

 

“这样根本没办法决定吧······”Justin苦笑一声。“我们总不能还打一架?”

 

“等等,你们现在决定这个,有谁问过农农的意见吗?”我回头看着床上睡着的陈立农,慢悠悠的提出了这个问题。“我们谁都没资格替他做决定,等他醒了再说吧。”

 

八个人挤在小小的房间里相顾无言。王子异的床上堆了四个,其他人分散站在房子的各个地方,却都很有共识地给陈立农留出来了足够的休息空间。大约过了有半个小时,他忽然“哼”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农农!”尤长靖第一个扑上前。“你怎么样?”

 

“······长靖?”陈立农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坤坤?阿俊?正廷?Justin?丞丞?小鬼?你们都在我和子异房间干什么?”

 

他愣了两秒钟,随即迅速翻身下床,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我分化了?Omega?”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拽着自己的衣袖闻了闻。“你们谁标记我了?”

 

“是我。”王子异举了举手。“当时没办法,临时标记的。”

 

“农农,我们现在有事情要和你说。”蔡徐坤走上前,轻轻摁着陈立农的肩膀又让他坐回了床上。“现在这件事我们没有告诉经纪人。现在怎么办,以后怎么办,都由你来决定。”

 

陈立农有些不安的打量了一圈四周,得到的是八束坚定的目光。“告诉经纪人的话我会被退团吧······而且网上的那种言论······”

 

“那就不告诉。”我迅速接过话头,防止他掉入那些不好的回忆。

 

“那就以后都打抑制剂吧,我应该可以的。”他抿了抿唇,脸上却还是有些不确定的神色。

 

“打抑制剂很伤身体。”朱正廷晃了晃手里刚在尤长靖一直拿着的药品说明书。

 

“那怎么办啊······”陈立农一下慌了,瘪了瘪嘴。“我真的喜欢站在舞台上唱歌······”

 

“其实我们刚刚提了一个办法。”范丞丞说。“可以临时标记。”

 

“临时标记?临时标记······”陈立农反反复复把这四个字念叨了几次,蓦然抬起头。“那谁临时标记?”

 

“取决于你。”Justin说道,又往陈立农跟前凑了凑。

 

“我们都想要这个位置,所以现在就取决于你。”小鬼往前迈了一步,在陈立农的床边坐下。

 

陈立农的眼神在我们八个人脸上晃过来又晃过去,手指绞在一起,一脸纠结。他在纠结。

 

“其实选不出来的话还有一个办法的。”我忽然张口。“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轮流给你临时标记。”

 

陈立农抬头怔怔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其他人,最后点了点头。“好,那就这样吧?”

 

“那我们先回房间了,你早点睡。”蔡徐坤摸了摸他的头,示意我们一同离开。我落在了最后面,关门时恰好看到王子异俯身吻了吻陈立农额头的画面。

 

我也会等到这么一天的。我攥紧了拳。

 

 

 

 

全A男团混进了一个O怎么办?

 

当然是轮流临时标记他,把小兔子捉到手咯~

 

END.

 

 


评论(15)

热度(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