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锦

君不见满山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

【all农】全A男团混进了一个O怎么办(终)

*除农全A


*Tintin第一人称

 

*上升正主的都会被我暗鲨

----------------------

Hallo,这里是Justin黄明昊!

 

我有个男团叫NINEPERCENT你们知道吧?

 

不是,那个是NEXT!你们不知道NINEPERCENT?

 

也是,都过去三年了,不知道当初的粉丝们还有多少在。

 

不知道也没关系,你知道陈立农吗?

 

嗯嗯,就是那个,笑起来很可爱的那个。

 

他曾经是我的团员。我们还没解散的时候,我总和他黏在一起的。

 

好吧,现在也经常黏在一起。

 

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哦,其实农农是Omega。别出声别出声,他能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一定不要告诉别人呀,让他大胆的追梦吧。

 

我们男团除了农农全都是A。或者说——在粉丝眼里,我们男团是全A。解散之前我们大家立了个规矩,8个人轮流标记农农,轮流做他的Alpha。

 

巡演的时候有一场正好轮到我。

 

我那时候是整个团里年龄最小的,农农就是第二小的。我总喜欢仗着自己是他唯一的弟弟,像只大狗一样在他旁边蹭来蹭去,享受别人享受不到的优待。咳,我知道这个比喻不太恰当,不过是农农亲口说的,我也就暂时认了吧。

 

你们应该知道吧,我平日里可不是个大狗狗的样子。我超A的!!

 

不要笑!!我知道你是妈粉!!

 

农农真的超级宠我,虽然他不知道的是大部分时候其实是我在宠他。

 

在他递来一块饼干的时候张嘴咬住,在他talk的时候亲密的搂腰扒肩,趁着摄像头没转过来捏捏他脖颈的软肉,再收获一个奶凶奶凶的瞪眼。

 

“不要闹啦。”

 

“好好好。”我故作投降,在下一个游戏开始时一切照旧。

 

嘻,我可是他唯一的弟弟,他们一群大猪蹄都享受不到我的待遇。

 

顺便,其实双人popping我们跳过啦。解散的前一天晚上在练习室,只是一直被我藏起来了不给你们看。

 

今天是四月七号。昨天我们九个还一起在聚餐,范丞丞甚至还没有结束拍戏,专门请了一晚上假从剧组飞过来,今天早上又刚刚飞回去。

 

解散之后标记这种事就开始变得困难了。大家各自都有行程要走,原本按照出道位排好的顺序也只能变成谁离农农近,谁就抽空去见他。

 

其实倒也没有那么手忙脚乱的狼狈。9个人,做idol的大多数又都在一二线城市活动,总有碰到一起的时候。

 

比如之前我们的队长和农农一起去领奖,那可是把他嘚瑟坏了。晚会之前的每一天我一打开微信群就能看见他在倒计时,颁奖当天还发了他和农农的自拍给我们。

 

队长和农农那天私下里一块呆了很久。从两个人的采访就可以感觉出来吧,那种小情侣秀恩爱的感觉,看得我心痒痒。公司给我的这三年行程安排以综艺偏多,农农却不经常上节目,把精力都放在了唱歌和时尚这一块,我们能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队长这种情况对我来说还算是好的。毕竟这次颁奖没有我也会有下次,还有各种别的行程,总能有两个人聚到一起的时候。不过比较过分的就像那次农农去了巴黎,林彦俊听说了之后直接要下来了他们公司的一个巴黎行程。

 

就很生气。我们公司怎么就没有这种行程给我?

 

更令人生气的是他居然把他和农农打电话的部分剪了一点进他的vlog。“我住你心里”,宣誓主权一样,什么意思嘛?

 

就算土味情话我也可以现在立刻就给你来一箩筐,我点开他的vlog时还是不免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林彦俊啊林彦俊,亏当时节目刚开始的一个月里我还一直以为他是冷酷无情的性格,他的冷笑话第一次颠覆了我的印象,后来土味情话是第二次。

 

第三次是我看到他旁边站着农农的时候他的样子。酒窝这种东西······算了,提起来就生气。

 

最令人窒息的是农农没过多久又去了巴黎,这次林彦俊居然又和他撞了行程!!

 

连着标记两次,我太酸了。

 

太酸了。

 

还有范丞丞这家伙,和农农一起在横店拍戏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嚣张。

 

一起吃饭、互相帮忙对剧本,住同一家酒店、还有标记,我都能想象到他每天在农农旁边“巨农巨农”的样子。

 

还悄悄带着农农跑出去吃海底捞!陪他去抓娃娃!还被粉丝拍到了!!

 

超话里那个大型发糖现场我装看不见都难啊。点开图片一看,就是两个人头顶配对的鹿角发箍和范丞丞有些憨憨的笑容。

 

这不是我认识的范泽言!!!!

 

救命。为什么大家在农农面前都是双标狗?!

 

要是让朱正廷听到我说这句话,肯定又要翻个白眼,说搞得我不是这样一样。

 

我双标我骄傲!对自己对象不双标怎么行!

 

不过朱正廷的那点小心思也再明显不过。众所周知,他和农农的衣柜大概是Ctrl+c再Ctrl+v过来的。他总是仗着农农喜欢漂亮的哥哥,在他旁边把他逗得直笑,还仗着自己是团里唯一的dancer,逮着跳舞的机会就可以拉农农的手。

 

嗯,我真的一点都不生气。

 

我是农农最喜欢的漂亮弟弟,我是农农最喜欢的漂亮弟弟,我是农农最喜欢的漂亮弟弟。

 

啊,舒适。

 

其实朱正廷和农农之间撞衫的一部分——我说一部分哦——真的是同一件衣服。有的时候不在一起跑行程,朱正廷标记农农之后就会挑几件自己的衣服,放一些信息素在上面给他。

 

这一招似乎很管用。被标记的Omega在Alpha不在身边的时候,情绪总会有些不大稳定,但如果有Alpha的信息素在便能起到一部分安抚的效果。

 

很快这一办法就被我们都学去了。为了防止那些眼睛可以做显微镜的粉丝发现什么端倪,我们几个Alpha也会互相换衣服来混淆视线,引得一大群九妹高呼“团魂”。

 

团魂当然有的,隔了三年依然也有的,而且尤其体现在对待农农这一块。

 

众所周知我们团是个rapper男团。整个团,9个人,6个rapper。

 

这就显得rapper这种东西在我们团里根本不稀罕。这就显得我rapper的身份毫无优势,不像朱正廷是唯一的dancer、尤长靖和农农是vocal line。

 

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不过幸好,农农一直对rap保持着极高的热情,因此也经常喜欢私下里自己练习,感觉不对的地方就经常来找我们问——一般会找他的Alpha。但是小鬼那家伙就是个例外。

 

嗯?你知道他?怎么回事你不是我的粉吗?

 

哦,的确,按照小鬼现在在rap圈的地位,你知道他应该也不奇怪。

 

出道夜的时候我们分了宿舍。他刚好和农农住了一间,每天一有空就带着农农freestyle,导致农农一遇到rap的问题总是习惯性的去找小鬼解答。

 

再加上小鬼本来就是underground出身,有的东西我根本学不来,只能眼睁睁看着农农朝他飞奔而去。这两个人在一块闹腾的快要反了天了,也幸好农农不是范丞丞那样跳脱的性子,不然他们肯定早就把房顶给掀翻过来再掀翻回去。

 

队长为这事少不了的头疼,大概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我和范丞丞总会异常欢乐的加入他们“拆家”的活动。

 

每秒钟高空弹跳太招摇~

 

咳,破音了,剪掉剪掉。

 

有的时候我们三个皮疯了,队长都拦不住,这个时候就需要我们团里的健身达人出场。

 

不瞒你们说,自从巡演上我见过他的肱二头肌之后,就再不敢违抗我王哥的“旨意”了。

 

虽然王子异的脾气总是很好,但这也并不妨碍我对他的肌肉十分忌惮,忌惮之中却又有点羡慕。

 

我也想健身TT

 

王子异总是会十分冷静的走进房间,跟随着音乐的beat跳两下breaking,甩乱了头发,然后在一旁队长的眼神威胁下关掉小鬼音响,再把农农从房间里拎出去,之后就是队长关上门教育三个孩子的时间了。

 

同时也是王子异和农农的独处时间。

 

农农曾经在演唱会上说过如果变成女孩子应该会喜欢王子异,引起了我们所有人一致的公愤——尤其是当时标记他的尤长靖。

 

别看尤长靖当时看上去似乎很淡定,下了台他可就一点都不淡定了,超级委屈的拉着农农的衣袖问他是不是不爱自己了,然后成功得到了农农的温柔n连、安慰n连、撒娇n连。

 

哎,别以为我没看到他嘴角得逞的笑容。

 

不过农农当时的那一句话的确给我们所有人都带来了一丝危机感。因此,在把房顶翻了1080度之后,队长的教育时间其实也很简单:

 

“你们又皮,皮到最后还不是把农农放到子异那边去了?”

 

极其有效。

 

但是就算是这样,队长也终究没能拦下来小鬼把农农带去剔了鬓角。

 

没办法,当时是小鬼标记,团也已经解散了,队长心有余而力不足。

 

啧,其实很帅。真的很帅,帅到出圈了。

 

尤长靖还和我抱怨,说农农剔了鬓角之后和他站在一起,怎么看怎么像是他才是那个Omega。

 

那时候我说:“长靖,长不高真的不怪你。”

 

然后遭受了一顿毒打。

 

无论是解散之后还是解散之前,尤长靖和农农的接触总要比我们7个人稍微多一些,因为他们都是vocal,会一起练歌、上课。

 

尤长靖作为我们团里年龄最大的哥哥,总是会扬起灿烂的笑容照顾我们这些还不大成熟的弟弟。农农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很喜欢一起飙高音,虽然不至于把房顶掀翻,但是可以把房顶掀飞。

 

尤长靖会把自己的声乐老师推荐给农农,然后再悄悄打探到他声乐课的时间,尽量排开行程赶过去,获得一段独处的时光。

 

——搞得我想发展vocal了。

 

诶,外面都天黑了。我晚上还和农农说好要一起去吃烧烤,就要先走啦,希望他没有叫上范丞丞和尤长靖一起!哼,今天的农农是属于我的!

 

事情记得要替我保密哦!

 

嗯嗯,我们九个人一定都会越来越好的!

 

END.


《全A》就到这里咯!期待下一次在all农tag的见面!

评论(2)

热度(417)